?
長征路上,“魚湯宴”鼓舞他們走出了草地 2019/8/8 1 來源:國防時報

作者:賈曉慧
人物小傳
莫異祥,四川儀隴人。1919年出生,1933年參加紅軍,先后任護理員、司藥員、衛生員、班長等職。參加了長征。隨部隊先后參加延安保衛戰、解放大西北、遼沈戰役等。1950年入朝參戰,1957年回國,先后擔任黑龍江省軍區后勤部副部長、沈陽軍區衛生部副部長、大連第一軍事醫學院院長、沈陽軍區后勤部顧問。榮獲三級八一勛章、二級獨立自由勛章、一級解放勛章。1955年授予中校軍銜,1983年副軍職離休。

莫異祥,四川儀隴人
6月的一個上午,我在沈陽軍區有幸采訪了莫異祥老人,親耳聆聽他講述那段難忘的經歷。
難忘草地“魚湯宴”
莫異祥1919年生于四川儀隴縣的一個貧苦農民家庭,日子過得很苦。1933年年底,他在家鄉參加了紅軍,被分配到紅四方面軍第三十一軍九十三師二七九團當戰士。由于年齡小,他主要在紅四方面軍總醫院當護理員,平時工作就是熬藥、送藥、護理傷病員。那時醫療條件很差,藥品極度匱乏。俗話說“三分治療七分養”,領導就要求他提高護理工作的質量,讓傷病員盡量減少病痛,早日康復。1935年,莫異祥從醫院調到前方參加戰斗。一次在戰斗中,他腿部負了重傷,住在第三十一軍九十三師師部醫院,傷好后領導得知他曾搞過護理工作,就把他留在了醫院。先后當了司藥員、衛生員、班長。
1935年5月,莫異祥隨部隊翻越雪山后到了甘孜道孚。經過一段時間的休整,部隊準備過草地了,大家都忙著籌糧備戰。過草地非常艱苦,吃的問題十分棘手。俗話說,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何況戰士們正值年輕長身體的時期,所以更是餓得不行。由于吃得少,戰士們成天感到頭昏眼花、四肢無力。為了生存,戰士們就吃草根樹皮,四處尋找野菜。當時,莫異祥所在的第三十一軍二七九團特務連還肩負著收容掉隊傷病員和一些體力不支的戰友的任務,吃飯問題異常突出,于是他們每個人都絞盡腦汁、想盡各種辦法讓戰友們填飽肚子。

莫異祥當時在三排,排長楊長萬年長些,比較有生活經驗。一天,他用縫衣服的針在火上烤紅后彎成鉤,做成魚鉤后用樹枝綁上,前面放點兒炒面糊當餌料,去河邊釣魚去了。過了一會兒,楊長萬就釣到3條草魚。大家高興得不得了,立即搬來一個大鍋,架起來燒了滿滿一大鍋水,簡單收拾了3條草魚,往水里面一放,再抓把鹽往鍋里一撒,煮起魚來。
魚在水里翻騰,大家圍在一起,開心極了。其實那3條草魚并不大,放在一大鍋水中就顯得更小了。那時全連幾十個人,加上收容的10余名傷員,見有魚湯,大家你看我、我看你,誰也沒先吃。指導員勸了半天,戰士們每人才喝了一點兒湯,余下的魚湯都送到了傷病員身邊。
喝完魚湯,大家頓時感到渾身有力,“魚湯宴”給官兵以很大鼓舞。3天后,歷盡千辛萬苦的全連走出了草地,并以頑強的毅力走到甘肅會寧,與主力部隊會師。他們在最艱苦的環境下相互支撐、互相幫助、團結一致、堅如磐石,憑著堅定的革命信念,靠著堅強的毅力走出了茫茫草地。
光腳過河痛難忍
走出草地后,部隊來到包座休整,又經白龍江北上到了臘子口。此地地形險要、易守難攻,上級命令一定要攻下臘子口北上延安。一些戰士腰間插滿手榴彈,從險峻的一線天攀巖而上繞到山頂,居高臨下用手榴彈發起猛烈進攻,打垮了敵人,為部隊打開前進的道路。

紅軍三大主力在甘肅會寧會師后不久,莫異祥所在部隊到達打拉池(在今甘肅省白銀市境內)。
當時,河面已結薄冰,戰友們在刺骨的河水中行軍,冰碴在腿上劃出道道血痕,大家都疼得直咧嘴。行軍時怕敵人發現,不敢動炊煙,戰士們只好喝水充饑。這喝水還有講究呢,不能見水就喝,它分苦水(含硝不能喝)、甜水(可喝),如果不小心喝了苦水,輕則拉肚子,重則中毒甚至死亡。
離開打拉池后,莫異祥他們走到甜水堡一帶(在甘肅省環縣境內)。他記得,這里是沙漠地區,有十幾戶人家。三十一軍軍長蕭克指揮部隊準備好好打一仗,回擊窮追不舍的胡宗南部隊。
莫異祥回憶:“那一仗打得很激烈,我們傷亡很大。戰斗從早晨開始一直持續到傍晚時分。紅軍戰士沒地方吃飯,沒地方喝水。戰斗結束后,把犧牲戰友的尸體用被單一裹,就地掩埋,繼續向前走?!?br /> 之后便是夜行軍。走了一夜,紅軍進入一個小村子,四處找東西吃,當地百姓打麥場里有一些蕎麥、燕麥、糜子,戰士們隨便搓一搓,燒熟,就連糠帶皮一起吞進肚子。當天下午集合號再次響起,軍部命令剛休息了一上午的部隊準備回擊胡宗南的部隊。莫老說:“那時候紅軍真是英勇無畏,強悍得不得了!”但第二次回擊沒找到敵人的蹤影,只好向山城堡方向增援別的紅軍。
戰事受挫激斗志
莫異祥所在的紅第三十一軍因河東作戰需要,接軍委命令留在河東,沒有渡河,而是一路前行到了謝家堡。第三十一軍后勤供給部的同志們將白布撕成條發給大家,讓每個人都把布條綁在手臂上做標記。這個布條的另一個作用就是負傷時還可作為繃帶用。軍長蕭克站在土包上給大家作動員:“1936年12月12號,張學良、楊虎城兩位將軍在西安發動兵諫,活捉了蔣介石。我們部隊南下去西安援助他們……”

由于從河西走廊傳來西路軍戰事受挫的消息,莫異祥所在的部隊只能在平涼附近援助西路軍。他們的主要任務是收容返回河東的西路軍戰友??吹揭律酪h褸、傷痕累累的戰友們,大家的心情無比悲痛。他們走到甘肅,在援西軍司令部聽到宣讀電報:“西路軍已經到了祁連山,戰爭之殘酷,部隊已經彈盡糧絕、傷亡慘重,逼上絕路?!?br /> 電報一念出,大家一片唏噓,劉伯承講話也講不下去了。昔日大家和紅四方面軍第三十軍、第九軍、第五軍以及婦女獨立團、總醫院的廣大指戰員們親如兄弟,同是一個戰壕的戰友,一起爬雪山、過草地,如今聽到他們是這樣的結局,戰士們的心都碎了。面對無法挽回的事實,援西軍留駐鎮原,按黨中央指示一方面發展隴東地區的黨組織,廣泛開展群眾運動,另一方面開展部隊訓練,為奔赴抗日前線做準備。大家斗志昂揚,時刻準備著同敵人殊死決戰。
回顧半個世紀的軍旅生涯,莫老微笑以對。面對艱苦的戰爭環境,面對難忘的戰爭場景,面對人生的風風雨雨,老人都能泰然處之,他的樂觀精神令人肅然起敬。這就是先輩,這就是紅軍精神。

來源:《紅星閃爍長征路》

相關新聞
標簽: [責任編輯:張鵬]
分享到: 更多
網友評論10928人參與 0 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注 冊
 
國防新聞網介紹 | 投資者關系 | 廣告服務 | 誠征英才 | 保護隱私權 | 免責條款 | 法律顧問 | 意見反饋 |
國防時報 版權所有
蜀ICP備11006728 川新備12-000053
Copyright©2011 National Defense Newspaper All Right Reserved.
一肖一码